"休息"

身與心的折熬 抽空了靈魂
然後 腐蝕著縱然清醒卻也近乎湮滅的理智
原來放不放棄 並非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純白色的空間可以寧人 也可以很折人
徐宇芊環顧四周 努力想拼湊甚麼 卻怎也記不起來發生了甚麼事

"妳終於醒過來了" 母親焦急的表情稍微平緩了一些
"妳可把我們給嚇壞了,怎麼就忽然昏倒了呢?"老闆疼惜地看著自己
徐宇芊似乎想起了甚麼 -- 她想起了自己應該在早餐店那裡 -- 然後又想起了和老闆最後的對話

"我暈倒了?"徐宇芊還是不能相信
她一向都覺得自己身體相當健康 即便每天都得打兩份工 並且還需要兼顧自己的學業
雖然偶爾還是會覺得很累人 可大體上來說卻還是應付得來的呀
怎麼無端端就昏倒了呢?

"醫生說妳貧血,加上身體過度操勞 ,所以才會體力不支而昏倒……"
老闆一旁解釋道
"芊芊,妳這幾天還是好好休息吧,店裡我會找其他人來幫手的。"
"是呀,學校方面我已經和妳請了三天假。醫生也建議你暫時不要操勞比較好。"
老闆和母親一唱一和地說著

"那家裡怎辦……" 徐宇芊這才發現自己的喉嚨異常乾澀
想大聲點說話 聲帶卻又不爭氣 想要出聲卻硬是送出了兩聲乾咳
"家裡的事妳先不要操心 我們省著點花就是了" 母親輕撫著她的臉頰
一股暖意傳了過來 讓徐宇芊原本焦躁的心請 放鬆了不少

可問題依舊存在 自從父母離異以後 母親就努力工作扛起一頭家
徐宇芊看在眼裡 自然也想盡一份力 幫忙減輕母親的負擔
奈何家裡的開銷實在沒法子省 弟妹們的日常開銷 學雜費等
她和母親兩人即便是拼了命努力打工 也只能勉強做到收支平衡而已

而現在 身為家裡主要經濟支柱的自己病倒了 要"省著點花"
徐宇芊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應付得了整個家的開銷的
想到這裡 徐宇芊的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 緊鎖的眉間讓她原本蒼白的臉頰
看起來更沒有血色了
"我等下還得上聊天室呢,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徐宇芊調整了坐姿

"我沒事的啦,這兩天我生理期來……所以很缺血啊……呵呵" 她努力地擠出一絲笑容
"芊芊,醫生說妳等下就可以辦出院了。可是他也交代妳說這兩天要好好休息,不能操勞呀"老闆說道
"嗯,可是我不能休息太久啊,不然如果這個月達不到業績的話,家裡會……" 徐宇芊欲語還休
"傻孩子,別想那麼多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呀,聊天室那裡我和妳老闆娘說聲,妳明天晚上才過去怎樣?"
母親半命令式的口吻 似乎沒有任何斡旋的餘地
"嗯,知道了……"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 2012 大頭看世界 Suffusion theme by Sayontan Sin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