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nd the greatest thief of all, is time …

最近时间多得有点闲 一口气把mio tv 上的好几部电影给看了一遍
有无聊的 有感动的 有意外的好看的 也有意外的难懂的

昨天看了第二遍的《岁月神偷》 这一次 看得更专注 也更贴身、贴心
我们不是香港长大的一群 可发生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

电影拍出了一种很特别的味道 会让看的人对号入座 以为拍的正是自己的童年
小时候兄弟间无聊的打闹 学校里被老师罚抄写后自以为了不起发明的双管齐下
每天晚上开饭的时候呼唤阿公 “吃呗!”(上海话)的模样
以及父亲那始终遥远 却高似一面墙的背影

然后 在沉浸于回忆氤氲 嘴角不时露出微笑的当儿
来了个晴天霹雳 硬是将回忆给堆叠的美好氛围给打破
那是电影必须要有的桥段 却又打醒了心中另一把早该忘记的部分

“人 总要信。”

我好像已经很久不相信人了呢 呵呵

 

曾经觉得伊坂幸太郎的书很特别 在《死神的精确度》后 其实有好一段时间都在觉得伊坂在卖弄他的文采
虽然故事内容依旧精彩 创意巧思如泉涌滔滔不绝 但是就是少了一些……温度

读伊坂的书 最大的问题 应该是在重新阅读时衔接上的难题 由于伊坂喜欢跳脱
对于情境的描写也非常地跳跃式 所以每次隔了几天再拿起他的书要看的时候
都觉得很痛苦 -.-

然而 《沙漠》却完全没有给我这种感觉
可能是花样玩得太多了 这一次伊坂竟然就用一条故事的主线来发展
时间、场景乃至人物都变化不大 着实惊喜

《沙漠》虽然在格局上少了很多新意 但我却觉得是伊坂那么多本书里最精彩的
故事主角 东堂、小南、西塢以及“我”北村 再加上作为麻将桌上的小鸟(一条)的鸟井
展开了精彩刺激的大学生活

我一直很向往阅读关于大学生活的故事 之前强力推荐的 〈东京八十年代〉是如此
〈沙漠〉这次也是如此 伊坂一如既往地运用冷峻刁钻地笔调 即便是这次故事由“我”开展
仍是客观、冷漠得近乎抽离的描写着

然则 随着故事层层递进 “我”渐渐地有了感情 渐渐地学会愤怒、爱恋
如此人性化的描写 伴随着挥之不去的冷冽笔调
架构出了精彩非常的故事 让读的人非常满足

可是 若不在自己的小说里制造惊喜 就不像伊坂的小说了
小说里每个人都很predictable 只有叫西塢的家伙不按牌理出牌的逻辑
既超现实又可爱 痛快非常

这是一本值得一看再看的小说 虽然故事很平淡
虽然结局很平淡 然而看完却有想再细读一遍的渴望
这样的小说 才算成功吧 :D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着跟往事瞎扯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 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恨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 问不得女人香

往事并不如烟 是的 在爱里念旧也不算美德
可惜恋爱不像写歌 再认真也成不了风格

我问你见过思念放过谁呢
不管你是累犯还是从无前科
我认识的只有那合久的分了 没见过分久的合

岁月你别催 该来的我不推
该还的还 该给的我给
岁月你别催 走远的我不追
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

谁能告诉我 这是什么呢
她的爱在心里 埋葬了 抹平了 几年了仍有余威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爱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 谁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 问不得女人香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 问不得女人香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 问不得女人香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想得却不可得 情爱里无智者

读书时候的自己 想想算来也该是至少十五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搞沧桑搞气质 把自己搞得像个小老头一样
强说的愁 毫无根据 却始终不能理解的李宗盛

当年的大师 才子 鬼才什么的
对于他世故的唱腔 说唱式的口气 总似隔了一层膜般地
不能产生共鸣

过了这些年 复听起《鬼迷心窍》《寂寞难耐》
惊觉原来人生这回事还真是奇妙
李大师的歌 没有经历过同样的人生 想来是无法体会的

然后 《超级偶像5》里艾怡良唱的 《给自己的歌》
勾起了我对一个时代的怀念 于是在YouTube上找来了李宗盛首唱得原版
一把经历了沧桑的嗓音 依然如故的说唱法
这一次 竟让我欲罢不能

那是已经不能追回的自己 给所有在慢慢老去却放不下看不开挥不去包袱的我们
直接命中心中也是盲点也是痛点的那个角落
干脆痛个过瘾吧

呵呵

 

詞:鍾成虎、盧廣仲
曲:盧廣仲

黃昏後人潮散開 躲在人群裡發呆
看見你走過來 有好多的期待
我應該…

天空被藍色暈開 我們聊得好燦爛
懷疑美好的現在 是否應該有期待
我說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太陽照著你好溫柔
所有的希望 怎麼被絕望
淹沒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看到他牽著你的手
害怕我自己無法忍受
對不起我會離開
然後

怎麼還沒有走開 怎麼在原地徘徊
風光美好的現在 為甚麼在等待
我說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太陽照著你好溫柔
所有的希望 怎麼被絕望
淹沒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看到他牽著你的手
害怕我自己無法忍受
對不起我會離開 然後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太陽照著你好溫柔
所有的希望 怎麼被絕望 淹沒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看到他牽著你的手
害怕我自己無法忍受
對不起我會離開 然後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太陽照著你好溫柔
所有的希望 怎麼被絕望 淹沒

這是今天最寂寞的時候
他怎麼牽者你的手
害怕我永遠無法忍受
對不起我會離開 然後

天空被藍色暈開 昨天聊得好燦爛
風光明媚的現在 我說


卢广仲的声音有辨识度 有厚度 也有感动度
词和曲的搭配 从来分不开 越是简单越是难以驾驭
还好 他贯彻了自己的信念

这首歌 画面感很强 甚至强得让MV也相形失色

要让听歌的人心碎 有时候不用声嘶力竭掏肺掏心
低调的曲像着了魔的旋律搅动着不平静的心
曾经拥有过的痛 的美 的往事历历在目
随歌声起伏的 让那似绳索的歌声越套越紧

最后 连呼吸也沉重了起来
我不相信所有人都没有如此的回忆
所以当被挑起的时候 格外地痛
是因为那格外压抑的内敛情感

一句一句吞噬理智的墙
以为自己不在意 曲毕 才发现泪已禁不住引力的驱使 落下

 

人的心是偏的 所以注定了人会偏心
对于亚洲女子天团S.H.E 团员田馥甄的首张个人专辑
我根本没办法不偏心

如果说张惠妹有个分身叫阿密特 那田馥甄的分身就是Hebe了吧
Hebe是被刻意包装 与另两姐妹组成的女子团体SHE
正中了许多少男少女的心 组团的数年里 田馥甄作为Hebe累积了足够的表演经验
现在蓄势待发 要让所有人听到 自己最原本最纯粹的表演

那么 这专辑听完了的感受是如何的呢?
被捧为“超级新人”的田馥甄 在我印象中似乎是要大气并强势的攻占每个人的耳朵的
结果很意外地 整张专辑并没有向主流市场靠拢
专辑中一听就喜欢的歌不多 很庆幸这专辑没有一开始就下重药
用重K的旋律抢听众 这一点我既不赞同也不符合田馥甄的性格

倒是好似夏夜晚风吹起的海边 有星星 有月光
风一阵一阵地 既不刺激 却也一直让你期待更多
最后 风停了 你以为你什么都感觉到了 却惊讶地发觉 风可以给你带来更多
如果你愿意花点时间和耐心的话

《LOVE?》作为整张专辑的第一首歌 题点得不只漂亮 甚至应该说是神来之笔
我将田馥甄的诠释解读为对偶像王菲的致敬
可是反复聆听多几遍 就会惊讶于田馥甄声音的可变性
她不是在模仿王菲 而是这首歌最好的诠释方式便是如此而已

这是一张关于爱的专辑 追求爱的旅程由此开始
从一连串的问题中找到的不是答案 而是更多的问题
过程中难免受伤 难免怀疑 只要坚定地听下去 最后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HEBE的声线 大体上分析来说就是中低音性感妩媚 高音时舒服迷人
从SHE的桎梏中解放开来 蔡康永说了我不敢说的话:
“你的声音在SHE里被埋没了”

整张专辑的曲风很统一 连最K的《寂寞寂寞就好》也有让人惊喜的地方
这是一张概念性很强的专辑 一开始听还未能接受的 建议多听几遍
好酒是越喝越香的 好歌也是

超级新人的第一张专辑 并没有一鸣惊人 却让人想要更多
华语乐坛除了Olivia 她的声音是最纯粹最直接的
真庆幸 有”To Hebe”

 

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说起 心上千丝万缕理也理不清的是对一首歌的痴迷
还是对一段故事的投入 还是对繁复萦绕的旋律的不放手
也有可能 都是

《烟花易冷》是我读过方文山写得最好的一首词
在论坛上 有人说单是这首歌就足以胜过周杰伦之前专辑的所有歌
能不能胜过 很主观 但是一首歌能够带出一种意境
让人走进词里所构筑的世界 然后沉溺并且不能自拔
那这歌基本上是成功的了吧

《烟花易冷》的故事基础建立在《洛阳伽蓝记》
中学的时候上课曾经读过一段 那时候年纪还小
只知道考试不考 所以不重要 这种老师好心发给我们的课外读物
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被我错过了

具体来说 杨衡之的《洛阳伽蓝记》里所描绘的历时一辈子的爱情
对世俗的我们来说或许太抽象也太遥远了一些
方文山很具体也很深刻地描写了爱人不能在一起的痛苦
文体本身既使用文言文 又参杂了白话文
整体来说就是自成一格 配上周董低调华丽的曲
竟成就了一个时代最美丽的经典

我现在相信 只有周杰伦能够超越周杰伦
那个以《娘子》让我惊艳 并改变了一个时代的我们的周杰伦 回来了

烟花易冷

繁华声 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年轮

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 一个还没来得及开花就已被拈碎的梦想
一次无论几次回首都宁可经过的一生不过是一场很长、很长的梦的挣扎

两情本来相悦 是战争的无情 是对国家的忠诚 比阴阳两隔还痛苦的
不正是这种明明活着 却不能相依相守的苦痛么?

浮屠塔 断了几层 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 一盏残灯 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 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 等你弹一曲古筝

男人离开自己所爱 投奔战场 是生是死全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女人还会在等着自己吗?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男人是不是就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呢?
辗转 用了一辈子的时间 男人回到了当初离开的洛阳城

然而 眼前所见却是荒芜颓废的孤独之城
女人还在等他吗? 她还会为他弹奏一曲重逢的古筝吗?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回来的这一天 细雨渺渺 曾经繁华的城市也快被荒草野树给吞没了
从一些人们的口中得知 女人始终孤身一人 并未再嫁
男人的心还会痛吗? 为着不知是生是死的自己而虚度了一生光阴的女人
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呢?

雨纷纷 旧古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分落地生根是 我们

几十年来的思念 凝聚成一个点
想要爆裂的激情却仿佛被雨浇熄一样
忐忑的心 从踏入城里那一刻起
更是激荡

男人就快要可以见到心爱的女人了
是这样吧?

听青春 迎来笑声 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 温柔不肯 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 我是否还认真

男人应该知道的 最痛的不是死别 而是生离
可男人不知道的 是生离之后的重逢 竟宛如死别
不 女人的确已经死了 女人等得心也死了
所以 才会 把过去埋葬 把自己埋葬 把心也止了 剃度出家

千年后 累世情深 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 岂能不真 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 前世过门
跟随红尘 跟随我浪迹一生

男人想着 这雨是否是在要我不要太难过么?
眼前的她不再是她 她说她的心已死了
那她为什么在流眼泪呢?

伽蓝寺 听雨声 盼永恒

网友制作的《烟花易冷》视频,有歌词和《洛阳伽蓝记》的介绍:

钢琴版 虽然拿走了中国风的编曲 歌的意境却还是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 2012 大頭看世界 Suffusion theme by Sayontan Sin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