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丹迪)

从N年前的吉隆坡公干之旅开始 就奇怪地养成了把号练熊随身携带的习惯
出门在外 总想带着一些熟悉的东西在身边吧
PY的熊熊们都长得太大个子了 这只柔软度佳 大小刚好 看起来跩跩的熊
就成了旅行最佳伙伴啦

后来的迪拜和日本之旅 熊熊也很活跃喔


(清境.普罗旺斯)

忽然觉得熊熊比我们还上镜 应该要求它和我们一起婚摄的 -.- 呵呵
不过这样或许会让它抢走我们的锋头哪


(清境.普罗旺斯 第二天晚上)

这次除了跩跩的表情 号练熊还多了几种无奈的表情
可能是因为天气不好的关系 也可能是因为整天被闷在行李箱的关系
总觉得看起来它的表情就杀闷闷的

不过换个角度它又会跩起来啦! 哈哈


(花莲 浮生闲情)


(台北 喜瑞)

这次的台湾行 一共住了四间饭店的五间房间
每个房间都让熊熊留下了倩影 大成功! :D

 

忘了写纸教堂的游记 纯粹的是因为拍完婚纱照整个人累得半死
连曾经逛过这里都完全没有印象 哈哈
好在整理照片的时候 发现还来过这么一处地方
什么回忆就统统都涌了上来啦

这照片是在纸教堂旁的水池拍的 很可爱噢
总觉得台湾在这方面做得比较人性化一点
不是在池旁立一个警告牌 而是通过比较生动和趣味的方式来告诉你
哪些事情可以做 哪些事情不应该做
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呵呵

走进纸教堂 有两个感觉
一则感觉不出这是纸做的 二则感觉不出这是教堂
不过无论如何 当成是一件艺术品来欣赏 角度顿时豁然了许多
就不需要再呼什么是什么了啦 哈哈

PY这时候已经累到不行了 还好司机林大哥也只是意思意思让我们在那里走走半个小时
我们就在池塘这里悠闲地逛了两圈啦
也说不上很了解这里是做什么的 只知道晚上看起来
这里会很美 不过夜晚上清境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我们便趁天还没黑就走人了 没能看到晚上美美的纸教堂

拍不到美美的纸教堂 就拍美美的PY好了
虽然刚拍完婚摄 还没来得及卸妆 头发也糊成一团 怪狼狈的
可是还是美的咯!呵呵

 

在日月潭拍摄时 和民宿老板/前婚纱店老板/婚摄场地提供者林大哥打了个照面
台湾人独有的热情 不拘小节 阿沙力 都能够很亲切地感受到

这个化妆间很户外 其实东西很齐全 空气很好 而且不需要担心日晒雨淋
不过这地区的地名很怪趣 杨老师一直追问林大哥
“啊为什么这里叫猪头坪啊?”

无奈的林大哥只能回答 “偶有色膜办华噢,政虎规定的啦!”笑翻了我们 呵呵

第一个景点 先拍日月潭的耶稣堂 全名应该是蒋介石耶稣纪念堂……吧?!
不是很记得就是了 呵呵
不过刚到那里的时候的确被震撼到了一下

比照片看起来的更肃穆更庄严噢 里头有台真的钢琴
原本想试看看的 没想到第一个音符敲下去以后整个教堂都被震到了
太厉害了 弄得我都不敢在那里乱弹
(我是真的不会弹啊 就只会C大调和A小调和G大调)

接下来就是到林大哥在猪头坪的秘密基地拍照啦 不是说笑的
要到达秘密基地 得先从林大哥的化妆间往小路窜 在高速公路底下的低地
走过独木桥 翻过一条小河 再走到日月潭边才到达得了

去的时候雨还不是很大 还可以接受
回来的时候 雨整个大得不行 简直受不鸟啊 >_<

拍完了婚摄的部分 林大哥载我们回清境前
带我们到日月潭附近转了一圈 刚刚拍的都没有办法仔细体会一下
这15分钟 算是小小弥补了我们啦 呵呵

有同事和我说 日月潭就是一个很大的湖而已
这一点我们同意 可你的眼睛选择你要看到的东西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很美的风景 很棒的视野
和许多的好人好事 :D

婚摄到这里终于告了一个段落
下一章是台湾行的最后第二篇 南投纸教堂
(忘了写它……整理照片的时候才发现 呵呵)

 

一大早起来吃了早餐 新闻报告南投一带会一直下雨下到晚上
打开窗口看了看外面 能见度只有一百米左右 想要去青青草原拍羊
是不可能的了

没办法 就待在普罗旺斯里拍吧

在我侧拍PY的时候 阿诚成功地偷拍到了PY
这招应该叫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呵呵

阿Paul巡视了一下饭店周围 大概选好了拍摄的地点
房间 走廊 大厅 还有玫瑰园

偷拍完了PY 阿诚就来偷拍我 其实基本上我很得闲 因为PY的造型和妆都得花比较多时间
我呢 大概5分钟就全部搞定了 剩下的时间就一直左拍拍又看看的 呵呵

整个拍摄过程比之前一天 轻松了许多
只是外头下着雨 又是一大早 PY穿得少少有点冻着了
不过为了上镜美美的 再冷也要忍下去呵!

 

婚纱照中的匀净湖 被刻意地添加了很多浪漫与甜蜜的气氛
如今还它本来面目 只能说 它的美 很静 很怡然自得地脱世

鲤鱼潭当背景 是副很奢侈的山水画 空气就像是被凝结在某个点一样
匀净湖的招牌 应该就是这片浅浅的水池了 好啦
难得天气暂时转晴 可以拍多少 便是多少

要把照片拍得美美的 背后其实有很多浩大的工程啊
为了要让PY躺在钢琴上 阿诚和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让PY不滑下来
(都是水……)

照片是司机黄大哥用我们的相机拍得 呵呵 他以前可是摄影师啊
这点作业是难不倒他的!

摄影师的工作就是拍照 拍照的内容大概就是按快门和知识姿势怎么摆
助理的工作就是让我们摆出摄影师要求的姿势

所以……在我们摆的过程中 阿Paul还很得闲地为黄大哥拍照 -.-
好像有点反客为主啊 我们三人反成了活动布景 哈哈

拍照的最后部分 阿Paul大师考功力的部分来了 等不及天黑
要如何拍出黑夜的效果呢? (后来在淡水用了他那招 嘿 很管用)

只可惜在拍这组照片的时候忽然下起很大 很大 很大的雨
虽然也没差啦 因为我们全身都湿透了 可是就难为了杨老师 阿诚 阿Paul 和黄大哥了
有伞 都给我们遮 衣服 帮我们收拾 善后 全部都他们做
我们就只是换上干净的衣服上车等他们安顿而已 -.- 好不习惯被人侍候的感觉啊!

 

泰安并不是我们行程中的一站 可是因为天一直在下雨
我们到了花海也根本没办法拍照 阿paul和黄大哥就提议到附近的泰安车站拍吧
也罢 有得拍就好了 唉~

上面那张照片又是被阿诚偷拍的 意境应该可以解读成
“拍人的人被人拍” 呵呵

泰安车站是一处已经不再是车站的车站 (又不像废弃的……)
整个地方就是散发一种古早的气味 这张照片拍起来
好像有点凶 呵呵 其实我们那时候想走的是 忧郁路线呵
嗯 难怪整天有人说我们俩不笑的时候好像欠我们钱一样的脸黑 ^^”

拍得七七八八的时候 天忽然放晴了 我们手忙脚乱快手快脚地收拾好东西
直奔匀净湖!~~~~~~

 

庄园古堡是PY一开始就选定的景点 理由好像是偶像剧《放羊的星星》
只能说 婚摄和旅游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我们就一直拍呀拍的 连古堡和庄园分别长个什么样都完全没有概念

还好照片拍出来还蛮呷意的

天气原本还不错的 可是这一波峰面忽然来袭
就在PY换上第二套礼服的时候 雨就毫不留情地下个不停了

还好摄影师阿Paul和助理阿诚给我们找来了这家餐厅
让我们可以至少不用淋着雨在户外拍照

餐厅的部分是不错 只是一直有客人在那里拍我们哪
很不好意思 拍些抱抱的姿势时还会听到有人喊 “亲下去!~”
啊是想怎样哦?呵呵

不要看这张照片拍起来好像很轻松噢 这时下着大雨
我们后面黑黑的空间里藏了很多昆虫
靠墙壁那里有只超大型蜘蛛 (大概有我的头那么大 所以应该很大)
死在楼梯角落的是几只看起来像螳螂还是蚱蜢的虫子

PY吓得花容失色可是还是必须强装镇定
难为她啦 呵呵

 

写完了这次台湾行 旅游的部分
现在要大概写写的是婚摄的这一块

早上六点便起来 (前一晚四点才睡得下……)
没想到天已经大亮 呵呵
虽然睡不好可是精神还是可以处于可以接受的范围
大概是因为要拍婚纱照的关系吧
很紧张

退了房 到丽舍时尚婚纱的时候 已经是早上七点了
造型师杨老师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乍看杨老师的样子 嗯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她比我们想象中年轻 一点也看不出是两个国中生孩子的妈
保养得很好 而且她很有耐心呀 也很了解PY喜欢的造型和搭配
后来也证明了 杨老师做出来的造型都非常符合PY想要的风格

进行过沟通和吃了早餐以后 新娘子就开始化妆啦
没想到整个过程需要那么长时间 PY还在担心化了浓妆以后会变得不像自己
事实证明…… 我还是从照片中认得出是PY 所以不会变了个人 是好事!呵呵

我就在一旁 百无聊赖地拍着 等着 我的部分很快呢
10 分钟就化好妆吹好发型 然后就被打发去收拾行李去了 哈哈

搞定!我们做好造型后就准备搭车到第一个景点去了啊
摄影师阿Paul和助理阿诚已经一早就把家当都搬上车子去了
开车的司机大哥叫黄大哥 感觉是个很可靠很照顾人的大叔

听说以前是做摄影师的 和他聊到 自从有了数码相机后他就没拍照了
呃 算是世代交替的一种写照吗?


(拍这照片的不是我 是助理阿诚 看……有练过就是不一样)

婚摄的过程中会进行花絮的拍摄 主要都是让阿诚负责
我想 这应该可以顺便让阿诚磨练自己的摄影技术
因为我听说 在台湾的摄影师都是从助理做起的
嗯 在脸书上看到阿诚的作品 有水准哦!


(很明显的 这张也不是我拍的)

无论如何 现在就出发去咯 第一站 新社庄园古堡!)

 

原本 婚摄的时候是安排好了的到苗栗的花社拍照的 可是由于雨下得太大了 没办法
所以只好趁回国前到桃园的大溪花海好了
怎么说呢 这一天也下雨啊 真是的

还好雨只是很敷衍地下着 并没有给我们造成多大的困扰

这不是薰衣草的季节 台湾的薰衣草也不可能长得那么茂盛 (在山上或许还可以)
可是这几可乱真的花草 叫鼠尾草 一年到头都可以看到喔
所以看不到薰衣草 (或是像我们一样 看到要死不活的…) 可以看鼠尾草 哈哈

大溪花海的招牌景点 就是PY身后的七色花海 据说很多偶像剧也在这里取过景
不过我都忘了… 好像是<<绿光森林>>? 还有一些其他的^^”

这里还蛮贴心的 你不用爬到泥泞的花丛中间去 外面就有舒服的椅子给你坐着拍照
哈哈 不像前面的其他花田一样 要小心蜜蜂蜘蛛什么的

雨停了 把伞收起的我们 决定要拍多些照片
我就要PY走进花丛中 哈哈 一开始还好
没想到雨停了 虫子们也跟着出来活动
PY不懂从哪里借来的胆 竟然敢和蜜蜂群一起拍照
(后来才知道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她附近都是蜜蜂 T__T)

嗯 雨后的花海 味道很香 是大雨冲刷地面后臭氧的味道
和上一点花香的感觉 很原始

金黄色的花海 像火一样的燃烧着一片青青
是凤凰花吗? 我不是很记得了

花海依山而辟 成了天然的水输系统 沿着花海往坡上爬
是一个小农场 有真的牛 真的马 和几只模型矮种马 (不要问我这是什么样的安排 我也不是很能够了解)

气氛是宁静轻松的 虽然我们身后身前左边右边都是成群的陆客 可是并没有传闻中的喧哗吵闹与没礼貌
大家都静静的听着导游小姐的解说 我和PY就顺便跟着听啦(混进团里!~)

没看过PY嘟嘴的样子吧? 附上PY绝版嘟嘴背影照一张
呵呵
临走前的最后一眼

 

在台湾的最后一天 我们和之前载过我们的运将先生约好了 让他载我们到机场去
沿路顺便再到一些景点看看 张先生的车很好坐 舒服 宽敞 而且驾驶技术超好
只可惜电话我弄丢了 不然一定会在这里介绍

嗯 看起来 他帮我们拍的照片也不错呢 哈哈

中正纪念堂 原本不在活动计划中 可是因为到婚摄公司 (就在爱国东路上 纪念堂对面) 的时候经过它好几次
觉得还蛮宏伟壮观的 所以就决定来这里拍拍照啦
我个人是对这地方没什么印象啦 因为就只逛了大概25分钟
而且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忙着拍PY 所以没空闲去端详研究那些陈列的所谓国宝 真是罪孽~

我们到那里的时候 天气不是说非常的好 刚下过雨 有点闷热 可是好处是周围都没什么人
让我们逛得非常轻松
园子里鸟语花香 一点也感觉不出这里是台北市区喔 很翠绿 很盎然
很出世得让人觉得肃穆且庄重

到了纪念堂里头 雄伟的感觉更强烈了 高高的穹顶让回声想到达也到达不了
气氛是宁静的 带点敬意的感觉 我们连脚步都放轻了许多

回头看 不只我们 其实馆里头还蛮多人的 可是面对如此巨大且浓郁的存在
所有人的存在感都仿佛被吞噬了一般

是人的渺小吧 大气至如此 所谓何来是如何地 张先生介绍过 可是我也没能记得
就当是鉴赏崇拜一栋在建筑风格上自成一家的伟大建筑吧

我叫PY不要管我 因为说实在的 时间太短 对我来说不如不看 所以我大概只是瞄了几眼每件文物
更多时间是在侧拍PY 哈哈
她不对着镜头的样子比较自然哪 虽然我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 看懂了没有 呵呵

在一处陈列蒋公使用过的物品的展览室中 PY的脚步开始加快 是因为和张先生约定集合的时间快到了吧
我顺着她的步伐拍着 大部分的时候都只拍到她朦胧的身影 (因为前进的速度和摇晃的幅度)

只有这张 还觉得蛮有  fu 的 就是至少我和PY的前进速度是一样的 动的是背景 呵呵

离开纪念堂前 PY在这幅画前伫足了片刻
见她沉思的模样 原来是在想着画面中右边那是什么人来着 看起来很熟悉

忽然见她灵光一闪 “喔,就是<<十月围城>>里的孙中山!”
我倒~~~
电影的影响真是无远弗届 连历史教科书也比不上呢 哈哈

© 2012 大頭看世界 Suffusion theme by Sayontan Sin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