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花季 所以沒能見證滿山花朵怒放的開闊
然而 忤逆自然法則恣意盛開的零星小花 卻仍讓我們在紛飛的細雨中
感受到了幾分驚喜

萬綠叢中一點紅 花 都開好了麼?

天氣濕冷 風吹得我們直打哆嗦
陽明公園之旅已然進行了一個小時 我們卻連第一圈花圃都還未逛完
呵呵 愜意過了頭 看來 我們應該快馬加鞭了

走著走著 聞到了熟悉的地瓜香
上次的台灣行 花蓮的地瓜讓我們驚為天人
這次地 怎能放過如此簡單的美味呢?

然而 不知是天冷 還是錯過了地瓜的當令季節
幾番品茗下來 還是覺得香氣有餘 甜味不足啊

 

早冬的台北 整個城市被蕭瑟點綴成一抹朦朧的灰
天晴 偶有雨 早晨新聞一字一字鏗鏘有力地烙在我們心上
也罷 我們和台北的緣分似乎總和雨水脫離不了關係

於是乎 在沒有多作什麼準備的情況下 我們毅然決然地往陽明山的方向前進
計程車把我們載到了陽明山的公車總站再前面一些的第二停車場
(就是比較少人比較偏僻的那一端)

一下車 刺眼的陽光配合著零落的雨滴迎接我們
心情還真有點複雜 來到陽明山購買的第一件物品竟然是兩把雨傘!

我們所處的地方 算是陽明公園的終點 (一般人都是從山下走上山 我們卻反其道而行)
十二月的日本那滿地黃葉的淒美相比 陽明山簡直可以用綠意盎然來形容呵
雖然花開的不多 雖然寒櫻也只是一株沒有葉子的樹而已
但我們卻仍在為數不多的花圃中 覓得了幾分春天的味道

也只有在四季交替的輪迴中 我們才能感受到生命在逆境中倔強戰鬥的凜然姿態
一朵紅花 自然也能發人深省
畢竟在天與地間的我們 在造物者的眼中 終究還是沒有分別的渺小存在而已
生命的終結 為的是讓更多的生命綻放
我們 是那樣想的

 

2010年的台灣行 花蓮的導遊Blue老大極力推薦我們一定要到故宮走一趟
那時候我們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現在回想起來 呵呵
此次台灣行 給予我們精神上最大的滿足感的 應該要算這趟故宮遊了吧

故宮每周六都會延長開放時間
想做深度遊覽的話 建議你就直接和許多其他遊客一起擠一擠吧
時間上來說肯定是比較值得的

這次的台灣行 尤其是故宮這一塊
讓我們深刻體會到了陸客的恐怖 在故宮裡頭幾乎是每兩步就會撞上一位大陸遊客
先不說別的 單是這些遊客浩浩蕩蕩一字排開硬是將原本悠哉閒哉佇足展示櫃前的我們推開的蠻力
就已經夠驚天動地了

(然後還有那些大聲喧嚷 無視工作人員苦口婆心的
 也有無視禁攝令死命拍照的
 喔 還有那位扯破喉嚨奮力宣示 "故宮裡所有東西還不是從我們中國那裡偷來的!"
 真正地讓我們大開眼界呵!)

故宮本館 真正值得逛的
從遊客的角度來看便是 翠玉白菜 肉形石 和那可愛的黑白熊
可是真正讓我們駐足良久 嘖嘖稱奇的
還應該是那完整的 《清明上河圖》吧
我們從一端 走到另一端 然後再坐下來 仔細欣賞維妙維肖的模擬動畫
真正精采!

好不容易逛到八點半 好不容易趕上最後一趟往士林的公車
我們不往士林夜市去 反而就隨便在附近亂晃
呵呵 結果還讓我們喝到好喝的凍茶
吃到好吃得不得了的 鹽酥雞排

然後又隨便逛地讓PY買了一堆有的沒有的
很盡興喔!

 

吃 在旅程中的地位舉足輕重
尤其是2010年的台灣行 並沒有讓我們吃到什麼驚為天人的美食
讓人覺得有些小小的遺憾吧

於是 在台北的第一個下午 便毅然決然地跟著手上的旅遊天書來到了永康街附近
今天的目標鎖定了永康牛肉麵

永康牛肉麵很好找 整條街上最多人排隊的那一間就是啦
如果當天恰好門口沒什麼人排隊的話 偌大的招牌你也不可能錯過吧!

我們到訪的這天 想說已經過了午餐時間 (大概下午兩點了吧)
應該沒人了吧 怎知道門口還是排了小小的人潮
初冬的天氣 雖然碰上了寒流來襲 可也沒低溫到讓人受不了
而且店家效率很快 不到五分鐘便輪到我們了

我們很聽話地點了兩份牛肉麵和一份蒸排骨
在等待的當兒我們意外發現了某旅遊雜誌的攝影師與記者在採訪食客
記者口操港式中文 所以一聽就知道是香港來的朋友
呵呵 當我們還在想說 會不會來採訪我們的時候
食物便上桌了 後來旅遊雜誌的人去了哪裡 老實說 我們也沒去注意了

理由很簡單 因為食物實在是太讚啦!

牛肉麵 對我們來說 好吃的重點在于湯頭
我記憶中吃過最好吃的牛肉麵 時還在馬來西亞讀中學的時候
在某間台灣料理店吃的紅燒牛肉麵

永康牛肉麵的味道就非常神似我這份記憶中的味道
湯頭濃郁卻不咸膩 面與牛肉的比例剛好
牛肉軟嫩卻不黏牙 是用心做出來的料理

相比之下 蒸排骨就比較不對我們的口味
不是說不好吃喔 而是我們比較不偏愛這種奇怪的口感

嗯 跟著天書走 果然沒錯!

吃飽了隨便在永康街上遊盪 翻了翻天書
嗯 今天故宮開到晚上8點半
好吧 就決定了那是我們的下一個目的地啦

(有點隨興的兩個人 呵呵)

永康牛肉麵
台北市金山南路二段31巷17號
電話:02-2351-1051
傳真:02-2351-0109
營業時間:上午11點至晚間9點30分
網址:http://beefnoodle-master.com/
 

班機準時於晚上11時35分抵達桃園機場 整個機場冷冷清清的
想來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機場裝修的關係 距離一年半前來台時有很大的不同

辦理了入境手續後 在抵境大廳排了15分鐘才換到台幣
看看時間 哎唷 午夜12時20分了
正好PY的肚子餓了 我們索性便在機場吃起了宵夜

也正因為這樣 我們到達旅店的時候
已經是凌晨一點半的事情了

旅店的櫃檯服務員在我們一踏進旅店便已將手續與表格處理好
我們只需要將護照交給他 一切手續便在兩分鐘內搞定了 (真是覺得受寵若驚啊!)
這對舟車勞頓了大半天的我們來說 更是難能可貴喔

結果 一踏進房間的我們 就立刻注意到房間真的是小得有點恐怖
不過接下來幾天我們都住得很舒服就是了 呵呵

房間方面 應該有的都有了 而且有別於其他飯店
在這裡 房間內所有可食用的東西都是免費的 這一點很貼心哦
浴室備有按摩浴缸 還有可以仿造溫泉的功能 浴缸的正前面還是一台電視機 太讚啦!

整個浴室給人的感覺就是舒服 一點也不輸我們在日本的東京塔王子飯店時所感受到的震撼

寬頻上網的速度沒話說 辦公桌的那張椅子更是舒服
唯一的問題就是空間不足 辦公桌和衣櫃幾乎是相連著的
只要有人坐在辦公桌前 就肯定沒辦法打開衣櫃了

房間的隔音作得很好 對著南京西路也沒什麼聽到車輛的聲音
嗯 就幾乎是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2011-Taipei-001

這一次的台灣行 要不是太多的"要不是"
想必還是沒辦法成行的吧

曾經我們說過 台灣或許不是我們會想再造訪的地方
要不是因為原本想放的長假不被公司批准 所以想去的韓國也沒辦法去
台灣或許不會是我們選擇的目的地吧

要不是親人的離世讓我們意識到活在當下的可貴
硬是讓我們從沮喪與消沉中拖拽出來的話
我們或許會就那麼平淡地 哪裡也不去吧

也正因為這些偶然的因素 讓我們再次造訪的台北
多了一份悠然自得的愜意

對行程沒有太多的規劃 有些地方甚至是當天早上吃了早餐過後才決定的
因為沒有預設的立場 所以也沒有預設的期待
在沒有包袱與壓力的情況下 四天下來我們走過的景點
大概也只有兩天份吧?

不過體會是深刻的 而且可以一再回味
30歲以後 原來心境還真的會改變喔
呵呵

 

接觸

無聲的畫面 連一絲尷尬也沒有的距離
是無限遠 還是無限親密 是真是假 是武裝是赤裸
文字將情緒粉飾得面目全非 那絕美的笑容
穆旭威只覺目眩神迷

小威:妳今年幾歲?
千千:20^^
小威: 真的假的?
千千: ˊˋ不像咩
小威: 妳資料上寫說18嘛, 我比較相信資料!
千千: 0.0 是齁,我都忘記我填什麼年齡了
小威: 也對……如果我真要相信妳填的資料
小威: 那妳的三圍就應該是 0-0-0 了!呵呵
千千: 真的嘛 人家身材不好咩
小威: 什麼意思?
千千: 等我依下ㄛ!新來的同事有事情問我
小威: 啊?
千千: 可依嘛~~~~
小威: 去丫!~
千千: 摁!馬上回來^^

鏡頭裡的徐宇芊一個轉身 站了起來
走向化粧室的她只覺天旋地轉 想來是太累了吧
洗把臉 精神會好點的吧 她告訴自己

電腦另一端的穆旭威不禁苦惱了起來 千千不會就這樣一走了之吧?
嘿 這倒是一個賺點數的好方法呢
"我根本就不應該傻傻地在這裡看著自己的點數慢慢減少吧"
穆旭威嘆了一口氣 正當他想將徐宇芊沁人心脾的笑容從自己的記憶裡徹底刪除時
鏡頭前出現了一位美眉 神色慌張地在電腦鍵盤上操作

千千 對 大家說: 不好意思齁… 我們家千千身體不蘇胡
千千 對 大家說: 這聊天室我要關了齁…
小威: 等等
千千 對 大家說: ?
小威: 發生什麼事了?
千千 對 大家說: 她剛剛差點在洗手間昏倒了
小威: 真的假的?
千千 對 大家說: BOSS現在在看著她…沒別的試我要繼續上班了
小威: 喔,好.
你已經離開主播 芊芊 的聊天室

"會不會太突然了?沒事幹嘛暈倒呢?"
穆旭威對徐宇芊的好奇心更旺盛了 他決定要好好了解今天新認識的這位女生
那清新得不沾一點塵埃的眼神 看過一眼 就很難忘懷
穆旭威看了看時間 已經接近五點了 天就快要亮了呢

算了吧 星期六反正本來就不用上班 穆旭威將電腦關上
伸了個懶腰 順手將放在沙發上的外套給披上 拎了自己的包包
出門去了

 

"隱藏"

牽一髮 動全身
原來觸動心靈那角的剎那 即使將情緒隱藏得再好
也沒能陣得住腳

徐宇芊搓了搓額頭 她仍然覺得虛弱不堪
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四十五分 這時候還在線上的客人已經不多了
打開控制頁面 她發現今天的營業額還算不錯
"嗯,還好我還是來上班了……" 徐宇芊喃喃自語

原來 休息了一整天的徐宇芊 趁著母親一早就寢的時候
偷偷溜了出來上班 也因為她一向來都是上夜班的
所以當公司的老闆娘看到一臉蒼白的徐宇芊出現時
當下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
"天冷了,今天別穿那麼少去聊天呀。生病了就沒辦法來上班了。"

呵 我這不就在生病麼 徐宇芊是想那麼告訴老闆娘的
可她只是笑了笑 和老闆娘抬槓那麼大逆不道的事兒 她連想都不敢想

徐宇芊在公司的衣櫃裡隨意翻弄著 盤算著今天應該以什麼造型聊天
由於她此刻身子非常虛弱 台北的天氣也冷得不像話 她決定將一件棉質上衣套上
再搭配自己的牛仔褲就好了
"沒辦法 今天就這麼打扮好了" 徐宇芊安慰自己道

其實 所謂的聊天室主播 除了販賣自己的美貌外
很大程度上也是在販賣自己的身體 只要穿得少一些
客人便會待久一些 那可以賺取到的點數也就能夠多些了
然而 今天的天氣實在讓人受不了 即使徐宇芊身體健康
想必也還是會感冒著涼的吧

換上了衣服 徐宇芊往自己臉上補了很多的粉底
目的主要是為了遮蓋自己蒼白的臉頰
她不喜歡抹腮紅 因為她覺得自己抹上腮紅的樣子有點太艷麗了
呵 可是假睫毛不能不戴 不然客人可能會發現自己眼睛怎麼老是小小的 沒精神

面對著空蕩蕩的聊天室 徐宇芊想得出神
因為自己的工作 徐宇芊每天都得接觸各種不同背景 心懷各種圖謀的男人
這難免會讓她對男人失去信心 男人們都如此變態嗎? 她曾經不只一次問過自己
不過也沒辦法 谁叫自己打的是這樣的一份工呢

所以 當一個叫"小威"的男人闖進她的聊天室 然後開門見山的要求看秀的時候
徐宇芊反而覺得沒那麼討厭 至少這男人誠實吧
所以 當她婉轉地拒絕了作秀的要求後 "小威"硬是將300分點數送了給她的時候
她也覺得沒差 反正禮物已經收到 她的原則仍然是不脫不秀的
所以 當"小威"滿懷欣喜 直嚷嚷著自己終於找到一位純聊天的主播時
徐宇芊先是驚訝 再來便是趕緊恢復成最專業親切的自己
畢竟 客人心裡按的是什麼主意 還說不定呢

 

"邂逅"

窗外風聲逗弄著樹枝 十二月的第一個冷顫
不是因為寒流來襲而帶來的陣陣寒意
而是擺在眼前的 血淋淋的 人性

穆旭威擱在桌上的啤酒 兩個小時來 一直都呈現著冰冷的狀態
客廳的電視閃爍著畫面 光線打在穆旭威凝重的臉上 透過鏡片折射出異樣的光彩
穆旭威搖了搖頭

他現在覺得很寂寞 而正當他終於決定對這幾天的誘惑作出回應的時候
卻赫然發現原來"寂寞" 其實是一種肉體上的需求
換了一個又一個的聊天室 拜見過一位又一位的主播
每一個美麗的臉龐後 暗藏著那令人心寒的貪婪 是如此赤裸裸坦蕩蕩
一聲嬌嗔 一陣搓揉自己呼之欲出的胸部
瞄準的就是穆旭威手上的點數而已
"哥……想爽嗎?給妹妹一支口紅就給你爽唷~"
穆旭威暼了一眼送禮欄上口紅的點數需求 然後輕嘆了一聲
離開了聊天室

所謂的美女視訊聊天 原來竟是名正言順地掛起羊頭 賣著狗肉呢
寂寞被扭曲 穆旭威只是想找個說話的對象 這難道是個不切實際的祈求麼?
眼下啤酒也快飲盡 想來自己果然還是最適合與寂寞為伍的吧

點數還剩下兩千多點 但穆旭威孤獨的心情卻也早已被倦怠與醉意給消磨
在聊天室裡肆意漫遊 每一張漂亮的主播照片看起來都讓人心神蕩漾
橫豎點數在手上 乾脆找個主播看場秀 將點數花完吧
反正以後也不會再上這聊天室了

穆旭威順手一點 進入了某一個名為"千千"的主播的聊天室
視頻窗口播放著一位樣貌清秀的女孩
女孩暗棕色的長髮直直的垂下 劉海完美地遮起了她的右臉
不算大的眼睛卻格外地有神 嘴角微揚 笑容的弧度是完美地M型

穆旭威倒吸了一口氣 這是他今天遇到的最漂亮的主播了
"安安ㄛ^^" 主播給穆旭威發來了一則訊息
"我想看秀" 穆旭威單刀直入地提出了要求 雖然他一點也不想看
主播原本燦爛的微笑 霎時間凍結了起來 但她很快地便恢復了笑容

千千:摁…妳想看秀齁!
小威:嗯,點數我有,妳儘管開價。
千千:0.0 我這裡只陪妳聊天ㄜ~妳想看秀,可以找其他主播哦!

穆旭威當下愣住了 定睛看了看眼前的主播
的確 他今天所遇到的主播 都是身穿超低胸裝 化著大濃妝的美眉
而現在他透過視頻所觀察到的主播 則化著淡妝 穿著再普通不過的上衣
穆旭威注意到 主播靈動的雙眼 煞是好看

小威:是喔!我今天逛了一個晚上的聊天室,還沒找到一個不肯脫的!
千千:摁
千千:不依定每個主播都是情色主播阿…
小威:這樣哦,即使我送妳口紅妳也不要嗎?
千千:摁
千千:我真的不脫,也不秀…
小威 成功 送了一支口紅(300點)給 千千 主播!
千千:……
千千:我真的不作秀耶…
小威:送你口紅並不代表是想要看妳的秀啊
小威:我今天晚上很寂寞,只想找人陪。妳能陪我聊天嗎?

穆旭威觀察到千千主播的臉上劃過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但她很快地便將專業的笑容掛回臉上

千千:事齁!
千千:當然可以啊~^^ 我的工作本來就事陪大家聊天阿
千千:呵呵

 

"休息"

身與心的折熬 抽空了靈魂
然後 腐蝕著縱然清醒卻也近乎湮滅的理智
原來放不放棄 並非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純白色的空間可以寧人 也可以很折人
徐宇芊環顧四周 努力想拼湊甚麼 卻怎也記不起來發生了甚麼事

"妳終於醒過來了" 母親焦急的表情稍微平緩了一些
"妳可把我們給嚇壞了,怎麼就忽然昏倒了呢?"老闆疼惜地看著自己
徐宇芊似乎想起了甚麼 -- 她想起了自己應該在早餐店那裡 -- 然後又想起了和老闆最後的對話

"我暈倒了?"徐宇芊還是不能相信
她一向都覺得自己身體相當健康 即便每天都得打兩份工 並且還需要兼顧自己的學業
雖然偶爾還是會覺得很累人 可大體上來說卻還是應付得來的呀
怎麼無端端就昏倒了呢?

"醫生說妳貧血,加上身體過度操勞 ,所以才會體力不支而昏倒……"
老闆一旁解釋道
"芊芊,妳這幾天還是好好休息吧,店裡我會找其他人來幫手的。"
"是呀,學校方面我已經和妳請了三天假。醫生也建議你暫時不要操勞比較好。"
老闆和母親一唱一和地說著

"那家裡怎辦……" 徐宇芊這才發現自己的喉嚨異常乾澀
想大聲點說話 聲帶卻又不爭氣 想要出聲卻硬是送出了兩聲乾咳
"家裡的事妳先不要操心 我們省著點花就是了" 母親輕撫著她的臉頰
一股暖意傳了過來 讓徐宇芊原本焦躁的心請 放鬆了不少

可問題依舊存在 自從父母離異以後 母親就努力工作扛起一頭家
徐宇芊看在眼裡 自然也想盡一份力 幫忙減輕母親的負擔
奈何家裡的開銷實在沒法子省 弟妹們的日常開銷 學雜費等
她和母親兩人即便是拼了命努力打工 也只能勉強做到收支平衡而已

而現在 身為家裡主要經濟支柱的自己病倒了 要"省著點花"
徐宇芊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應付得了整個家的開銷的
想到這裡 徐宇芊的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 緊鎖的眉間讓她原本蒼白的臉頰
看起來更沒有血色了
"我等下還得上聊天室呢,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徐宇芊調整了坐姿

"我沒事的啦,這兩天我生理期來……所以很缺血啊……呵呵" 她努力地擠出一絲笑容
"芊芊,醫生說妳等下就可以辦出院了。可是他也交代妳說這兩天要好好休息,不能操勞呀"老闆說道
"嗯,可是我不能休息太久啊,不然如果這個月達不到業績的話,家裡會……" 徐宇芊欲語還休
"傻孩子,別想那麼多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呀,聊天室那裡我和妳老闆娘說聲,妳明天晚上才過去怎樣?"
母親半命令式的口吻 似乎沒有任何斡旋的餘地
"嗯,知道了……"

© 2012 大頭看世界 Suffusion theme by Sayontan Sinha